当铺,这门古老的生意曾在苏州遍地开花 - 上海出租车票

当铺,这门古老的生意曾在苏州遍地开花

相信大家一定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一口非常不流利的塑料普通话在热情洋溢地询问: 您好!我们系某某公司滴,请问您需要小额贷款嘛? 这样的骚扰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但放在金融业非常落后的古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那个时候不仅不会有人主动“上门送钱”,反而是急着用钱的普通百姓主动去打听哪里可以去抵押贷款,而这样的场所,就是我们熟悉的当铺。 当铺,也叫典当行,是一种古老的信用方式,有着“通有无,济缓急”的调剂功能,在我们国家历史相当悠久。 据记载早在南朝时当铺就已经出现了,在当时南方的政治经济中心南京就有寺庙一边承接香火一边兼职开当铺用来“周济平民”。 明清后整个江南地区经济文化高度繁荣,当铺也就遍地开花。而苏州也走在整个江南的前列,在乾隆9年,苏州城内就有多达124家典当铺,估计在路上走两步就能见到一家,就跟连锁的便利店似的。 苏州的典当行业虽然发达,但在其中搅弄风云的人当中,最厉害的一群人却来自外地,那就是响当当的徽商们。 在昆山千灯镇,也就是顾炎武的家乡,至今我们还能看到有着“中国第一当”之称的余氏典当。 这是在千灯镇上沿河的徽派建筑群,光从外表与规模上看就非常豪气,八间七进,2200多平,正门口石库门两边有一个大大的“当”字,光是这初见的场面就足以让来的人胆气少了几分。 这里是目前江苏省内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典当行。当年央视拍纪录片《徽商》时找遍了全中国才最终发现了这个差点被遗忘的地方。 走进去的头一进叫头埭,是收兑典物的场所,在这里共有四间当铺,最吸眼球的那比人还高的柜台,可想而知大多数来典当的人进来都得抬头仰视才能勉强看到柜台里工作人员的鼻孔,这样的下马威毫无疑问说明了当年这个行业谁说了算。 典当行中的工作人员按职务高低一般分为执管、朝奉和小郎。我们常在电视剧里看见的就是朝奉(大朝奉),俗称大先生,哪一个拎出来都是一等一的人精。 过去典当行业可堪称“金饭碗”,苏州有句古谚:“一读书,二学医,三开典当,四织机。”谁要是在这里找到一份工作,在当年的相亲市场一定特别紧俏。 根据资料记载,在1927年当铺员工的平均收入大约在2~6元每月,除了这些基本工资外还有伙食、奖金甚至是年终奖。按照当时的物价计算,当铺的大朝奉不吃不喝八、九年就能全款买下一栋两层的房子,这样想想果然是个令人羡慕的好工作。 再往里走依次是正厅、大堂楼、小堂楼,几乎都是楼房,还有相配的厢房、小屋等,厅与厅之间都有石库门隔开,院落、天井一个不落,规模令人咋舌。 这余家人祖上在明朝万历年间从安徽来到苏州,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终于成为当地的大户人家,并且在清朝顺治年间营造了这栋徽派的豪宅。 他们家最早经商,发家致富后家族中不少后代子弟也投身科举,据说一连五代都有人中举,真正做到了经商读书两开花,成为当地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 不过有学者认为,所谓的余氏典当其实是个乌龙,房子虽然是他家的,但真正开当铺的却另有其人。 大约在清末民初,有个叫做董斌夫的安徽人把余家的这栋老宅租了下来,这个人来头不小,自己就做过官,还是李鸿章的亲戚,他在这做起了生意,而余家人只是典当铺的房东而已。 民国时期也是当铺最后的辉煌了,随着战乱的到来苏州大大小小的当铺大多都开不下去了,在新中国成立后更是完全消失,但这一历史悠久的行业却在改革开放后重获新生。 1987年,成都开办了新中国第一家典当行,紧接着随着市场经济浪潮的掀起,全国各地也纷纷跟进,当铺这一古老的行业从历史书里跳了出来,回到人们的视线里。 当然,虽然依然叫这个名字,却早已不是当年躲在高高的柜台后面冷眼旁观的“反面角色”,现代的典当行们正在越来越规范、专业,也在为大众提供更丰富的金融服务。 参考资料:《品读苏州4·工商苏州——徽州人当铺背后的秘密》,作者嵇元。 出品方 | 喜悦声创 监制 | 乐轩 主播 | 杨彪 编辑/排版 | 说书的菜 后期 | 多多 -图片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