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南宁:2019年消费增长为何明显放缓? - 上海出租车票

广西南宁:2019年消费增长为何明显放缓?

【野叔观察】 2月18日,南宁市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南宁市主要经济数据新闻通稿》显示,2019年全市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307.41亿元,同比增长4.2%;居民消费价格总指数同比增长3.4%。 那么,如果将去年南宁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扣除同期物价涨幅,实际增长数值只有约0.8%。这一实际数值或者名义数值是否明显偏低呢?如果进行纵向(近五年)与横向(全国平均)比较,南宁消费增长又是处于什么水平呢? 消费增长比较 第一,五年纵向比较。一是名义增长情况。从增速上看,2015年至2019年,南宁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各年度增幅分别为10.5%、10.8%、11.3%、9.0%和4.2%,下行趋势明显。从总量上看,2017年总额为2204.16亿元,2018年该市年度统计公报没有公布总量,按公布的增幅9.0%计算应为2402.53亿元。然而2019年公布的总量只有2307.41亿元,但增幅为正值,不知道是否存在统计口径的变化。 二是实际增长情况。2015年至2019年,南宁市各年度CPI涨幅分别为1.9%、1.4%、2.3%、2.5%和3.4%,上行趋势明显。将同期零售总额增幅减去物价涨幅,则该市实际“社零”增长分别为8.6%、9.4%、9.0%、6.5%和0.8%,比名义增幅下行趋势更为明显(相关详情见本文附图二)。 附图二 第二,全国横向比较。从名义增幅看,南宁的“社零”增长在2016年和2017年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后者同期增幅分别为10.4%和9.4%)。从实际增幅看,南宁的实际消费增长只有2017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第三,典型消费品种比较。在各类消费品中,近年汽车消费变化下行比较典型。2015年至2019年,南宁市汽车销售额增长分别为13.4%、13.3%、12.9%、0.8%和-8.1%,下行趋势非常明显。这一点与全国乘用车销售情况变化趋势一致,即2015年至2019年,我国乘用车销量年度增长分别为7.3%、14.9%、2.1%、-4.1%和-7.4%。 第四,典型零售企业分析。南宁百货大楼是以零售为主的本地上市企业,近年其业绩和股价表现在南宁市零售企业中很具典型意义。2015年至2018年南宁百货大楼的年报营业收入分别为23.67亿元、22.07亿元、23.21亿元和21.29亿元,与2013年的28.95亿元峰值相比明显下滑;从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角度看,2016年和2018年分别亏损3427万元和4486万元(2019年预计扭亏为盈560万元)。其股价也从2015年上半年最高每股11.96元,波动下滑到今年2月28日收盘的每股5.97元。 附图三 直接影响因素 第一,人口总量增长。尽管近年南宁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都在逐年增长(相关详情见本文附图三),但是二者之间的差额在2014年至2018年分别为38.28万、41.62万、45.52万、41.54万和45.41万,即净流出人口有增加趋势。很明显南宁是人口净流出的地区,这对于消费增长不利,因为常住人口才是真正的本地消费主力。 第二,居民收入增长。2015年南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包括城镇居民和农民)约20990元,2016年至2019年增长分别为8.9%、9.3%、7.3%和7.9%。如果扣除同期物价涨幅,则这四年增长分别为约7.5%、7.0%、4.8%和4.5%,同样是下行趋势。 附图四 第三,居民住宅销售增长。2014年至2019年,南宁市商品住宅销售金额增幅分别为12.9%、24.4%、42.2%、29.4%、9.9%和19.8%;销售金额由2014年的440.03亿元,增加到2019年的1325.7亿元,增加了2.0倍(相关详情见本文附图四)。2019年居民购房款数额相当于当年“社零”总额的57.5%,而2014年时只相当于同期零售总额的27.2%。人们常说,购房让居民不得不掏光了“六个钱包”,因此对消费增长明显有挤出效应,同时通过住房贷款较快增加了居民负债。 第四,居民债务增长。由于公开数据中住户贷款数据较少,本文仅仅以2012年与2017年进行对比。据《南宁统计年鉴-2013》数据,2012年全市个人贷款余额1134.65亿元、GDP为2503.55亿元,居民杠杆率为45.3%。2017年南宁市住户贷款余额为2816.32亿元,同期GDP为4118.83亿元,居民杠杆率已达68.4%。居民杠杆率的升高,将不利于消费增长。 第五,居民储蓄存款增长。2014年至2019年,南宁居民储蓄存款增增幅在6.9%至11.8%之间变化;至2019年末住户储蓄存款余额3960.31亿元。储蓄存款增长呈现明显上行趋势,说明居民储蓄意愿增强而消费意愿减弱,主要原因可能在于客观的债务增长,以及主观对就业和收入增长的某种预期变化。 附图五 区域经济背景 在消费与居民的收、支、债、储对比性的变化背后,是南宁市区域经济基本面的变化。2015年至2018年,南宁市地区生产总值(GDP)增速分别为8.6%、7.0%、8.0%和5.4%,已经呈现下行压力加大状态。 根据初步核算,2019年南宁市实现GDP为4506.5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5.0%,增速较上年回落0.4个百分点。其中,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长1.4%,较上年回落3.8个百分点,回落更为明显。与消费关系更密切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实现2954.32亿元,同比增长5.2%,较上年回落2.6个百分点。 此外,南宁市区域内电商经营相对不够发达,可能部分本地网购金额统计到了其他经营地。2019年南宁的网上零售额60.88亿元,虽然同比增长30.2%,但是在同期全部零售总额中占比只有2.6%,大大低于全国网上零售额占比20.7%的平均水平(全年消费品网售85239亿元)。 结语 综上所述,一方面是南宁常住人口与收入的增长较为缓慢,另一方面是居民购房支出与储蓄存款增长较快,因此从两头挤压了居民消费的增长空间,这就是2019年南宁消费增长明显放缓的直接原因。 也许,南宁可以成为一个城市消费增长变化的标本,反映近年来居民总量与收支等关键因素的变化趋势。而且,在NCP疫情影响下居民消费增长的压力可能还会增大,需要有关方面出台提升消费能力的政策。